周杰伦花了16年用这30首歌去诠释什么是中国

周杰伦是将中国风歌曲发扬光大的第一人,也是中国风流行歌曲最杰出的代表人物。

他在16年内,创作出了30首中国风歌曲,用他最熟悉的方式,极其精巧地传达了他对中国文化的热爱。

作为一个没有国外成长背景的歌手,他能在歌曲中游刃有余地表达出中国文化,似乎是应有之意。

但最为可贵的是,他并没有依循传统中国音乐的老路,而是通过西方音乐技巧将他心中的中国元素传达出来。

也难怪,在2001年10月,《羊城晚报》便发表一篇题为《周杰伦:新一代亚洲歌王横空出世》的文章,将出道仅两年的周杰伦冠上“亚洲歌王”的称号。

在经过2000年《娘子》、2001年《刀马旦》、2002年《爷爷泡的茶》的三年中国风歌曲初期探索,2003年的《东风破》便真正成为中国风歌曲的开山之作。

《东风破》,有“三古三新”的特点——古辞赋、古文化、古旋律;新唱法、新编曲、新概念。

其实,网络上盛传苏轼有一首同名诗文《东风破》,而方文山也根据此诗写出了周杰伦的《东风破》。

其实遍查苏轼诗集,也不会发现这首诗,大概率上这首所谓苏轼的《东风破》是有人根据方文山的词杜撰的。

《娘子》这首歌,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节奏蓝调中国风歌曲。高晓松说:“华语乐坛共一石,娘子独占八斗,黑色幽默一斗,其余一斗平分”。

《娘子》的传唱度很不高,哪怕是他本人在历次演唱会上,也几乎没有唱过,主要是歌曲难度极高,配唱中的二拍唱了11个字。

比起《东风破》,这首歌没有使用任何中国乐器,而是使用三把吉他完成编曲的,但在过场的吉他中使用了琵琶的轮指奏法,他通过爵士的旋律来描绘中国大西北的荒凉和中国式的悲伤。

方文山的古风词,配上周杰伦天才般的作曲,成就了一首首诸如《娘子》、《东风破》的中国风歌曲。

大部分人心中肯定有个尺子,曲风东方意蕴显著、歌词复古婉转、配乐使用中国乐器,这是大多数中国风歌曲的标配,

而歌词就是核心中的核心,方文山就说过:“我的中国风就是将旧有的东西加上了现代东西…中国风的精髓在于文字。它不像嘻哈之类风格的是用曲去表现,它是用文字。歌词就是画面的营造。在遣字用词上面用古典化的技巧,不一定是古音节,而一定要用中国意境去创造”。

他曾经写过一篇文章《“中国风”歌词游戏十六法》,来教大家写中国风歌词——感叹、譬喻、类迭、转化、排比、夸饰、转品、倒装、摹写、引用、析字、映衬、设问、示现、顶真、对偶。

析字就是将文字的形体、声音和意义加以分析,打破固定的语义,产生翻版的效果。

比如《青花瓷》里的“帘外芭蕉惹骤雨,门环惹铜绿,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”。其中,惹就是迭字,让被动意象的门环、芭蕉活了起来。

比如《黄金甲》里“情感漂泊漂泊,漂泊一世如我…千军万马万马,万马奔腾那骨肉相残如错…遍地烽火烽火,烽火回忆如秋”,三个漂泊、三个烽火、三个万马,将驰骋沙场、狼烟四起、万马奔腾的场景呈现在听者面前。

比如《发如雪》里的“你发如雪,凄美了离别”,凄美从形容词转化为动词,使得离别更为哀伤。

比如《东风破》里的“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,我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。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,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…” ,离愁、孤单、烛火都是转化成可触摸的实体,与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如果我们再来看看这些歌曲中的关键词,就明白中国歌曲中,不仅作词手法要传统,连意象词汇的选择也要传统。

在《得体性与中国传统文化》中写道:“中国文化的悠久历史,使得一些普通的东西、景物带上了浓郁的文化气息,它们出现在文学作品中组成了特定的意象,成了汉民族传统文化的载体”。

李白《忆秦娥》中“箫声咽,秦娥梦断秦楼月。秦楼月,年年柳色,灞陵伤别”,还有柳永《雨霖铃》中“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”。

在周杰伦的《娘子》中,杨柳和红豆成了双意象,将这位女子期盼丈夫早日归来的神情生动地表现了出来。

除了选用大量的古典文化意象,直接引用古诗词也是周杰伦中国风歌曲的常用手段,比如《念奴娇》基本就是苏轼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的翻写。

《千里之外》的“故事在城外,浓雾散不开,看不清对白”,与柳永的《雨霖铃·寒蝉凄切》的“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”有着妙不可言的联系。

除了周杰伦,别的歌手比如S.H.E的《长相思》的副歌也是直接引用李清照的《声声慢·寻寻觅觅》。

有了方文山的作词加持,歌曲本身就有了质的保证,但如何演唱这种极具中国意象的歌词,唱法和嗓音也是必不可少的决定性因素。

虽然他的嗓音没有陈奕迅声音一样厚重且极具感染力,也没有张雨生声音那样高亢且极具穿透力,但他依然能通过稳定、自然的个性歌声表达好这些歌。

他在演绎歌曲的曲调也是纷繁灿烂,《本草纲目》用的是高亢激昂、充满民族自豪感的音调,《烟花易冷》用的则是低沉略带哽咽的唱腔,《青花瓷》则用颤音和刻意甩出的音头带出江南戏曲中缠绵清婉的韵味。

更重要的是,他含混不清的发音,反倒让这些中国风歌曲有了朦胧的意境之美,如同雾里看花、水中望月一般。

是不是看完这些分析,才意识到这就是周杰伦的厉害之——词、曲、乐、唱完美搭配,每一首中国风歌曲都是一幅精美的作品,和谐完美。

比如王某某的《盖世英雄》、《伯牙绝弦》,陶喆的《Susan说》、《孙子兵法》,吴克群的《将军令》、《老子说》,李宇春的《蜀绣》,信乐团的《千年之恋》、霍某的《卷珠帘》…

在写了28首中国风歌曲之后,他在2016年的《周杰伦的床边故事》的《土耳其冰激凌》中写到:“谁说拍中国风,一定要配灯笼;谁说写中国风,一定要商角徵羽宫;脆自己下车,指挥乐坛的交通”。

而在这次《最伟大的作品》 MV中,周杰伦选取了9位艺术家及其代表艺术作品,中国艺术家有3名。

1.《如何评价周杰伦的娘子这首歌 你知道它有多惊艳吗?》知乎·音乐上的皇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